夜烟银月

文笔差的一塌糊涂,只知道每天抱书啃文

无名(鬼知道我在写什么)


说到“焦躁”这个词,或许有不少人都认为自己有时就是个焦躁的存在,

看到站在那边那个男人了吗?是不是看起来异常的焦躁不安呢?是不是像个被女友或者失去工作的落魄流浪汉?

“可恶!啧!接电话啊!难道是死了吗!快给我接电话啊!混蛋!可恶!可恶!”

看吧,多么焦急而又恶毒的话语,多么急促的呼吸,多么完美的焦躁不安,真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

“临也先生,如果您再这样恶作剧下去,老朽是不会留情的。”

“真是抱歉~好久没有观察池袋里的一切了,一个不留神~”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保持着兴奋过头的笑容,丝毫没有真心道歉的样子,

“请您适可而止。”一旁的老人也没有真要动手的样子,只是将双手搭在轮椅的推柄上,

“走吧~是时候去面见我最可爱的人类了~”青年指挥着老人推动轮椅,向站在不远处的“流浪汉”走去,

“藤原英达先生?”在离男人还有50米?或者更远一点的距离时,青年带着肯定的语气笑着向男人搭话了,

“你……你就是仓奈?!残疾人!开什么玩笑!啊,对不起,我失礼了。”男人迟疑的想了一会儿,随后惊讶的看着轮椅上的年轻人,从有联系开始他就知道仓奈是个年轻的男子,可他没想到居然是个残疾人!心里微微的有些不满和焦躁,这……能信任吗……但……

“您还真是一点也不吝啬您那不礼貌的言行呢~啊~请不要担心,我并不会因此而生气,相反的,我很满意您那充满了人类气息的言行~真的请不用担心,虽然身体上有伤,但丝毫不影响我对于您做出的承诺哦~毕竟在生意上的交易,我是一直持有诚信的~”青年人,不,现在应该是叫仓奈?或者叫临也比较合适?总之,就是这位奇异的残疾人用着异样的神态发出了奇怪的宣言,

“哦……那他……”

“请您看那边,看到那个穿着格子外衣的男人了吗?他就是和你网恋了三年的女朋友哦~顺便一提的是那位先生可是一位同性恋者哦~并且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您已经结婚了哟~怎么样~您还想继续和他和好吗~”男人还来不及说什么,仓奈下一秒就抢了他的话题,

“……”看着远处独自一人的男人,英达先生陷入了沉思,

“其实,我有个提议哦~您看,他假扮女人骗了您不少钱吧~您是否想过要怎么去报复或者让他再此爱上您?这都不是最好的选择,请您认真考虑一下,再做出选择吧~不过无论您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接受~就看您能否给我一个精彩的答案了~我很期待哦~”仓奈像是看穿了男人在想些什么似的,开始了一连串意义不明的演讲,

“临也先生这就是您要的结果吗?老朽不是很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您做的过了,作为惩罚,请您自己回去,老朽在此告辞!”说完不等临也反驳,老人迈步离开了,

“啊~坐先生你真是太过分了~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在池袋的街头啊~要是被……看到的话,我宁可去死哦~坐先生?”临也像是不知道老人离去似的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边推着轮椅向前走着,他想过,如果遇到了,那就遇到吧,反正不是已经决定了吗……无论怎样都……

“临!也!老!弟!这么久了!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池袋!是不是又在计划着你那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我滚出去!”男人手里紧紧抓着一根快破碎的路牌,想来应该是来的路上顺手拔的,可为什么没有丢出去……这个就不再深究了,

“……呀~小静啊~好久不见了呢~终于草履虫的脑袋也懂得控制了吗~真是不容易啊~别这么气势汹汹嘛~我只是受人委托来帮忙的~”在听到声音的那一刻起,就僵住的临也,在缓和了好久才慢慢转过身,露出惯用的微笑。果然,面对怪物一般的小静,内心的阴影是不可避免的吗……捏紧还在微微发抖的手,呵呵……太有趣了!

“你的话能信就有鬼了!趁我还没改变注意之前给我离开!不然揍你!”被称为“小静”的男人并没有因此而直接揍过来,反而难得的有些好脾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小静,这还是那个怪物吗?!你以为这样你就可以接近人类吗!别想了!你永远都是个只会使用暴力的怪物!别妄想着靠近我亲爱的人类!”本来还以为会被暴走的小静揍一顿,可是临也不可置信的望着对面那个高大的男人几秒后,他开始狂笑随后想以前那样,嘲讽着,刺激着,可对面的男人除了一个个暴起的青筋,并没有将手里的武器挥舞出去,

“说完了吗!从以前就是这样!啰啰嗦嗦啰啰嗦嗦!烦死人了!谁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啊!我不揍你只是看不惯这样颓废的你!你现在这是什么样子!啊!连揍你都懒得下手!”虽然手不能使用暴力,但是口舌这方面貌似并没有被禁止不是吗?

坐在轮椅上的临也再次受到静雄带来的不一样的惊吓,临也居然忘了还要再说些什么,对啊,他怎么可能忘了,现在的他……哪有资格再去挑衅怪物呢……真是可笑,明明并不是这么期待的吧……或者只是单纯的想多了……

“临也?”对方突然的安静让静雄没来由的感到不安,这可以算是他和临也为数不多的几次和平对话,他不想就这样又一次因为临也的挑衅回到以前的相处模式,

他之所以不下手揍临也纯粹是因为得知临也还活着的同时,也知道了那家伙放弃了站起来的机会并且打算离开时,自己居然感到的不是高兴而是愤怒,和迷惘,为什么?

自己不是一直希望他不要再出现了吗?跳蚤再也不跳来跳去不是很好吗?自己不是一直希望他能不再跑了吗?如果他不跑了?等等!为什么我想让他停下?他停下之后呢?

静雄不知道,他想了很久,久到他渐渐的学会了控制情绪,久到他开始怀念起过去的日子,久到……

“呼……你住哪儿?”

“唉?”突然的提问,临也从没想过他和静雄之间居然还能有这么普通的对话,太不可思议了!不可思议到他自己都来不及做出对应的反应,

“我问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留你自己回去不被车撞死才怪!”看着对面无意识露出的表情,不知为什么,心情竟然好了不少,静雄一步步走过去,抓住了轮椅推柄,看着对方僵硬起来的身体,再次提问,

“……我没有住处哦~不如小静你收养我吧~怎么样~是个好提议吧~这样你就可以随时有机会弄死我~”由于不能站立的关系,临也一直僵直紧绷着的背落入眼里,他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就当他以为对方会再次讽刺自己时,一个意外的答案摆在了面前,于此同时临也一直僵硬着的身体看起来又显得更加僵硬了,

“我不会照顾一个愿意放弃自己的人。”虽然这么说,但静雄还是将轮椅推着向前往自己家的路走去,

“那就要看小静的表现啦~以后请多关照咯~小静~”说着这样话的临也转过头看着推着自己的静雄,眼里写满了愉悦,还有着静雄从未见过的星辰,好看极了,

“嗯!”一个字诠释了所有,他只是推着他的唯一走在回家的路上。




嗯?你说开头那位藤原英达先生后来怎么样了?他啊……


“您……您怎么来了?!我和您道过谦了吧?为什么您还是来找我了?难道是想要要回您给我……”

“不不,不是那样的!我想了很久,但我忘不了和我交往了三年的你,无论你是男是女,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只是想来告诉你,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和我再来交往一次?虽然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以后我会加倍努力的!”男人极力解释自己找来的原因以及理由,他害怕对方的拒绝,也害怕对方的不屑,

“请您不要这么说,我曾经可能是……可在和您分开后,我遇到了我的真爱,我想要回归正常的生活,也想让她幸福。让您陷入这样的困境我很抱歉,你送我的东西我会一一还给你的,但也拜托您!请不要再来打扰我了!我会很困扰!”听着藤原英达的话,男人最初疑惑的皱起眉,随着英达先生的解释,他变成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最后他严肃且诚恳的鞠了一躬,向着远处一个女孩走去,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这么棒的结局!真是没想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类Love!”看着远处已经彻底陷入混乱的男人,临也终于大声的笑了起来,这就是他想到的结局之一,也可以说是预料之中的,他只是想知道当满怀希望和期待的等待时,得到的却成一个无止境的绝望时,人类会有怎样的反应?有趣!太有趣了!!!

“你!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本来傻呆在原地的藤原英达,在听到临也的大笑后,愤怒的冲了过来,如果不是坐先生及时挡在两人之间,或许藤原英达已经揪着临也的衣襟暴揍他一顿了,

“你个混蛋!为什么不一开始告诉我!!!!!让我像个梁上的小丑一样!!!!!!我要杀了你!!!!你个混蛋!!!!!”藤原英达毫无理智可言的不停穿过坐先生的阻拦,挥舞着双手想要去揍那个被挡住的欺骗了自己的男人,

“我哪里有欺骗您呢?我已经提议过了,希望您能慎重考虑一下,可是您并没有听我的意见,不是吗?只能说得到这个结果是您自己造成的~这种面对某种东西就冲昏头脑的样子可真是让我想起了一段不好的记忆啊~”轮椅上的临也依旧笑得无惧,只是想到什么似的,眼里出现了微微的闪过一丝某种略带苦涩的情绪,

“好了~您也得到您要的答案了,现在您可以放心回去了吧~毕竟你可是因为喜欢上第三者而被迫辞职的哦~是否想过再找个工作?还是就这样呢?无论是哪一种,你都是我最爱的人类!”临也故意将第三者说的很重,随后又开始了他那疯狂的爱人论,仿佛眼前这个极尽疯狂的男人只是他的一个爱人一样,
话音一落,藤原英达瞪大了眼睛,看着依旧笑着的临也,几秒后他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慢慢的站直身子,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噗!咳咳咳……咳,坐先生……真是太过分了!”老人猛地一拳打在了临也的肚子上,一时不察临也被这一拳打得快要吐血,但表情上他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痛苦,反而露出带着点点委屈的表情,

“这是老朽的承诺。”坐先生淡定的给出了合理的理由,

“坐先生体验过吗?”

“……”

“被最不会背叛的背叛,被最期待的温暖灼伤,被最渴望的温柔伤害~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带着他惯有的语调说着不符语气的话,这是折原临也的标配,

“这个问题,老朽没有明确的答案,那您呢?”坐先生看着捂着肚子低着头的临也,

“不知道啊~或许会做出和那位英达先生一样的选择也不一定哦~不过答案嘛~你也看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个非常棒的结局啊!人类的可能性!!!!!我爱人类!!!!”不定时的犯病,坐先生表示他已经习惯了,摇了摇头,

“临也先生这就是您要的结果吗?老朽不是很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您做的过了,作为惩罚,请您自己回去,老朽告辞了!”

               

                        END

【银魂】所谓三八妇女节,就是三个女怪物聚在一起

老福特上的处女作,
有可能ooc ,
还望不喜勿喷,本人严重玻璃心(伪)

天人的出现,带来了许多奇奇怪怪的文化和知识,以及节日,其中就有三八妇女节,所导致的便是江户也开始流行起了一股子过三八节这种女权维护日的习俗,

“真是的,明明已经有了3月3日的女儿节了,还过什么三八妇女节啊!这里哪有什么弱小的妇女?只有怪物好吗!”(不满的语气)

“阿银不要抱怨了,难得有机会登势婆婆放我们一马不交房租了,你就想开点吧……”(安慰的语气)

“小银,三八妇女节是什么阿鲁?”(好奇的语气)

“哈?这你都不知道?就是说三个像女怪物一样的人聚在一起过的节日就叫三八妇女节。”(懒散抠鼻的语气)

“那是什么啊!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三八妇女节还有这种解释!话说!为什么只有对话!搞得像台本一样!后面的语气注释能不能好好写!什么是抠鼻语气!有这种语气存在吗!喂!眼镜爆裂的语气又是什么!根本没爆好吗!”(眼镜爆裂的语气)

“小银,新,眼镜一个人在哪里激动什么阿鲁?难道是Cboy的思春期到了?”(嫌弃的语气)

“谁知道,八成是春天到了,桃花看多了吧。”(同上的语气)

“……作者!你够了!”(对着作者吼的语气)

“切╮(╯_╰)╭”

“小银……”

“pong!kaka!”神乐还没说完,就听见门死掉的声音以及有人踩过它尸‘’体的声音,

“喂!混‘’蛋天然卷!说好的来帮忙抵这个月房租的!怎么还在这里躺着!”

“小卷子真是的!怎么可以不遵守和女士直接的约定呢?”

“阿银~昨天开会上说的事你都忘了吗~”只见吞云吐雾自带长寿技能的老,咳!登势婆婆站在客厅入口处,身后还跟着提着大包小包的西乡以及带着一脸微笑的阿妙,

“……”

“……”

“大姐头!你们怎么来了阿鲁?”神乐看着身边已经石化的银时和新八,决定愉快的投明弃暗,

“啊啦~阿银没和你说吗?我们今天打算举办歌舞伎町赏花会哟~你看今天不是三八妇女节嘛~樱花又正好开了~所以我和登势婆婆、西乡小姐就商量着去赏樱花,一起去吧~小神乐~”阿妙温柔的摸了摸神乐的头,作出了正确的说明,可惜的是神乐虽然是夜兔族却并不知道三八妇女节是什么,

“三八妇女节难道真的是三个女怪物聚在一起吗阿鲁?”神乐的眼睛在登势、西乡和阿妙直接看了一圈,天真的提出了自己的疑惑,而就在她问完的那一瞬间,天地直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阿银真是的~怎么能这么误导小孩子呢~”

“小卷子真是的~这么侮辱女士很没有礼貌哦~”

“这就是你给那个小丫头的解释?”

“等……等等!阿……阿银可以解释!啊!!!”

“小新也真是的,阿银这么误导小神乐你怎么不解释一下啊~”满意的看着呈现在眼前的卷毛状不明尸‘’体后,阿妙微笑着将目标转向了在场的另一名男性身上,

“那个……不是的姐姐!我其实也是刚到的!并不知情!所以非常抱歉!”看着地上那个已经成为不明生物的卷毛,新八成为了第二个投明弃暗的人,

“好吧,那么这些东西就麻烦你和银时一起拿到公园去。我们先去和其他人回合等会儿见。”说完登势带着三个人离开了万事屋,留下刚松了口气还维持着弯腰90度的新八和正在努力自我修复的银时,

“阿八,今天应该是世界末日才对。”

“阿银请你不要说话,她们估计没走远呢。”

“……”

“……”
直到听不见脚步声和说话声后,银时坐了起来,瞪着死鱼眼和新八对视了几秒,揉了揉还有些疼痛的肚子,又活动了一下胳膊,发现自己奇迹般的没有断手断脚,难道怪物也有出bug的时候?不不不,我还是不要去为好,总觉得有阴谋!不过回想起刚才几人离开时留下的带有杀意的眼神后,银时抖了抖,

“走吧,去晚了那群怪物又要生气了……”说着认命般提起桌子上的大包小包走了出去,而新八也默默的提上东西跟在银时后面,踩着大门的尸‘’体出去了,

“阿银,小新这边!”其实不用阿妙出声银时已经老远远就看到了,毕竟,不知道这群怪物是怎么做到的,竟然把真选组派来占地方!搞得像将军出行似的!领着新八慢慢悠悠到阿妙那边后才看清几乎全歌舞伎町的女汉子都在这里,当然里面还包括下面带阿姆斯特朗炮的人妖军团,

“喂喂~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税金小偷也会在这里!拿着人民的税金偷懒吗!啊?!”看着挺‘’尸在阿妙身边不远处的近藤和靠树摆POSE吸食尼古丁的土方,远处正在和神乐打的不可开交的总悟,

“才不是这么回事!你这个混蛋天然卷!要不是近藤老大说今天女士们过节需要保镖,谁会来这种怪物成群的地方!”被银时一说立马就炸毛的土方瞬间跳了过来揪住银时的衣领并且刻意压低了声音,

“哦~是吗~你家那只猩猩已经快挂了哟~真的是来做保镖的?一点也不负责啊~不愧是税金小偷啊~”

“你们俩个在哪儿说什么呢?还不快过来!那么,歌舞伎町第一届三八妇女节活动正式开始!首先是各个店铺带来的才艺表演,最后请今天到场的男士们为女士们献上礼物!不送者……”作为司仪说完开场白的阿妙微微一笑走到原来的位置坐下,而她没说完的后果自然的让在场的男性一颤,

“……会死的吧?”

“……大概吧……”

“……”

“……”

“喂!想办法啊!我可没有准备什么鬼礼物啊!现在去敦煌乐队偷点宝石之类的都来不及了啊!”

“阿银,你那是行不通的,再这样我们会被告的!”

“切!真是没用!不过我们这边倒是有点准备。”

“什么!你们这群叛徒!阿八我俩怎么办?”

“啊!阿银很抱歉……其实我也提前有点准备。”

“什么!那阿银我怎么办!”
这突然提出的要求让在场男性们安静了1秒之后,以银时为代表开始了热烈的讨论,于此同时开始的还有才艺表演,

“我说,你们几个就不能尊重一下女士们的劳动成果吗!安静的坐着看!”西乡一脸‘你们再捣乱杀无赦’的表情让所有人安静了下来,坐得笔直,眼看前方,

“那么现在是送礼环节!请有礼物的男士为心爱的女士送上礼物!”在几个怪物的威压下,乖乖看完表演的银时等人,已经是一头冷汗仿佛等待着宣判死刑的犯人,

“我!我有!”不知何时恢复清醒的近藤如同小学生举着手一脸严肃认真的表示他有礼物要送,然后深情款款的迈着猥琐的猩猩步伐走向了阿妙,

“阿妙小姐!祝你节日快乐!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请收下!”近藤从异次元口袋里拿出一束颜色艳丽的郁金香送到了阿妙的面前,

“谢谢你,近藤先生。”

“哇~真漂亮的花束~一看就是精心挑选的,祝你们幸福哦!”看到阿妙并没有拒绝,正准备收下时,一直站在一旁的西乡突然笑着祝福道,

“哎?幸福?为什么会这么说呢?西乡小姐?”阿妙顿了一下,有些迟疑的收回手,望着西乡寻求答案,

“哎~阿妙小姐不知道吗~郁金香的花语是爱的表白哦~这位警察先生别看长的五大三粗,其实很浪漫的嘛~哎呀~不好~搞得我好羡慕啊!阿妙小姐~”西乡笑着,暧昧的眼神在近藤和阿妙之间来回打转,

“哎?!是这样吗?真是有些困扰呢……”阿妙有些吃惊的捂住嘴,犹豫的看着面前的花束,

“阿妙不可以接受!这个是我的!送你!比他的好不知多少倍!请你一定要接受!”闻讯敢来的九兵卫刚到场就听到了这个消息,急忙跑过去拦在近藤和阿妙之间了,并将自己手中的玫瑰花送到了阿妙面前,

[十四!怎么办!要是阿妙小姐不同意怎么办!为什么九兵卫会在这里!不是说好了拦住她的吗!]

[近藤老大这已经不是同不同意的问题了,是你还能不能抱住命的问题啊!谁知道会没拦住啊!可恶!到底是谁走露了风声的!]而近藤这边却没想到会突然有人出来说破,一时不知该怎么接下去,只能求助于帮他出这个主意的土方,他没想到会有人知道花语,而更让他吃惊的是九兵卫的出现,

“蛋黄酱,这就是你们的准备?噗噗~现在被识破了吧~看你们怎么办~真逊啊~亏你还自称真选组的大脑~嚯嚯嚯~”看着近藤和土方互使眼色的银时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满头是汗的土方,

“走开!没空理你!我怎么知道会有人出来捣乱!你小子再废话我就揍你了!”看着那边的僵局,土方也懒得和银时理论,顺手在银时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毕竟近藤的终生大事更重要,

“近藤先生,小九,礼物我收下了,谢谢你们!”谁也没有料到阿妙在得知真相后还是接受了近藤的礼物,而最开心的莫过于近藤,

“小九这个送你!节日快乐~”

“啊!谢谢你阿妙。”然而不到3秒近藤的那束花就被阿妙转送给了九兵卫,没想到阿妙会送花给自己的九兵卫瞬间红了脸,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没事的,近藤老大。起码她收了,表示她没有拒绝,这说明是个好的开始。”看着一脸沮丧走过来的近藤,土方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姐姐这是我给你的!祝你节日快乐!这是登势婆婆的!同样也祝您节日快乐!谢谢你们平时的照顾!”新八看着闹剧落幕后,走上前将自己准备的康乃馨花束送给了两位,

“哇啊!真好看!谢谢你小新!”阿妙开心的接过了花束,

“还不错蛮用心的,谢谢了,小鬼。”

“等一下~怎么没有我们的呢~难道我们就不算女士了吗!”人妖组纷纷表示不满,他们虽然生理上是男的,可都是拥有一颗少女的心啊,这么不给面子使得他们很不爽,

“新八!我的呢!为什么没有我的阿鲁!你偏心!你个超级姐控!大妈控!小气鬼阿鲁!”看到新八没有送给自己,神乐非常不满的跳过去揪住了新八的本体,打算作为威胁的筹码,

“就是!有登势婆婆的却没有我们的!明明我们也很照顾你!是吧小玉”凯萨琳一脸鄙视的看着新八,跑过去帮助着神乐把新八的本体绑架过来,

“等,都有啦!有准备啊!这是我和真选组其他几位一起送给各位的,这里面并不包括土方先生和阿银!祝你们节日快乐!”眼看自己的本体快保不住了,新八只好和山崎将准备好的康乃馨送给了几位表示不服的女士以及伪女士,

“这还差不多阿鲁!”

“真好看~真是的还我们白担心~谢啦~” “哼!这才对嘛!”

“谢谢你,新八大人”每人手里都发到一支粉色的康乃馨,而新八也成功的救回了自己的本体,当然也有人注意到在另一边准备遁走的土银二人组,

“喂!那边两位你们打算去哪儿啊?是送还是死?”

“……”

“……”
目睹了自己被背叛的全过程,并打算趁乱遁走的银时和土方在被西乡点名后,有些不淡定了,他们真的是空手来的啊!什么都没准备啊!

“等等!明明我也是真选组的啊!我还是副长!为什么不算我!要是我都不能算在内的话,那总悟也不能算在内了吧!那么这么一说他也没送不是吗!他怎么说也要送点什么的吧!对吧坂田~”

“就是就是!还有那个抖S小鬼没送呢!这么一说可就不止我俩没送了啊!”

“那个吉娃娃小鬼还没送礼呢!不能放过他阿鲁!”

“真是的,这种时候拖人下水可不好啊~老板,土方先生。算了,看在各位今天过节的份上,我就再多送一点好了~给我感恩戴德的收下吧!母猪们!”下一秒总悟从异次元口袋里拿出几套SM道具送给了SM俱乐部里的成员,并顺手驯服了一批,分分钟打脸的土银两人表示他们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个,在路边捡到的,反正没用就顺手送你了~和你这个穷酸丫头很配呢~”说着将一对好看的头绳丢给了神乐,

“切!可恶的吉娃娃小鬼!你就不能好好送吗!害羞什么啊!你绝对是喜欢本女王阿鲁!”看着手里明显是从高档店里才能买到的头绳,神乐决定暂时饶了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切!真是遗憾啊,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倒可以勉为其难的收你做我的头号~”

“谁要成为你的阿鲁!你还没打赢过我呢!嚣张什么阿鲁!”说完神乐已经一脚踢了过去,她决定还是收拾收拾这个嚣张的小鬼,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总悟轻松躲过神乐的飞踢,拔刀相迎,

“那么接下来你们俩谁送呢?”看着又打起来的两个小鬼,话题转了回来,

“这个……那个……他先来,他说他有好好准备,是不是坂田氏?”

“这个……那个……他先来,他说他准备了很多,是不是土方君?”
看着所有人都送礼了,问题又回到了自己身上,这边依旧没有想好送什么的两人,同时想到既然都互相拉到水里了,那么先让对方下水!说不定自己就能上岸了!可想法永远同步的两个人怎么想也不会知道,这么做导致的结果两个人要给登势她们每人送一份礼物,如果拿不出能让在场几位女怪物们满意的礼物,结果可想而知,

“咳!真是不好意思啊!各位女士,其实我考虑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什么能完美适合各位的礼物,于是我就想不如,你们各位去自己挑喜欢的,随便买!节日快乐!”土方淡定的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几张福泽谕吉递给了带头的阿妙、登势和西乡,并开启了他忽方十四悠的模式,

“阿拉真是的~这么实在啊~小哥~欢迎下次来店里玩哟~给你优惠~”

“给我这种老太婆钱,我也不知道能花哪儿啊,算了,看在钱的份上算你过吧。”

“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呢~土方先生。”
三人接过钱同时带有杀气的笑容迅速转变为客气而又友好的微笑,而土方此时此刻才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破财消灾’!

土方放出的大招,打的银时措手不及,他可没钱去消灾啊!两手不自觉的往怀里摸,想试试能有什么可以抵挡一下的,突然想起平时装在口袋里的水果糖,于是……

“呼……这么重要的日子里送什么礼物,都无法表达我有多么真诚!送花这么俗气的方式已经在情人节时就已经过时了!来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高档货!”说着从怀里摸出几颗草莓糖放在三人手里,

“这个,不仅能愉悦身心,还能表达我的感谢之情!这个可是阿银的宝贝,平时不给人的,今天你们过节,送你们了!祝你们生活甜如……蜜……啊!!!!”为了保命,银时放出了他的无敌大招―把平时自己无比贵重的糖分献祭出去!

可惜……这样的礼物放在土方的大招之后怎么看怎么low,又怎么能去平息女怪物的怒火呢~天真!

当银时再次苏醒时,赏樱大会已经发展成了几个怪物直接的拼酒大会,所有人都进入了到处撒酒疯的状态,阿妙发现银时已经清醒之后,就强行拉他入伙,直到太阳渐渐西沉,

登势早就回去了,毕竟上了年纪的人不如年轻人,神乐跟着阿妙几人打算去找月咏和小猿进行下一轮狂欢,新八也早在银时清醒前就跑去找他的阿通送礼去了,至于真选组,听阿妙说,中途接到任务回去了,银时揉了揉喝得有些发疼的脑袋,决定他一个男的就不随她们去疯,毕竟这是她们的过节,

告别后,他独自一人慢慢悠悠的回到了万事屋,当他打开不知何时被修好的大门看到,玄关的地板上整整齐齐放着两支开满粉嫩小花的西洋樱花和一把被精心包装过的白色栀子花,

“谁送来的?难道是秃子送小神乐的?”拿起花束走进客,将那两支西洋樱花插进前刚才在楼下被登势硬塞着送的花瓶里,大小刚好,而那束栀子花只能暂时放在了茶几上,这是银时才注意到栀子花上有一张贺卡

小银、阿银:
        
          节日快乐!谢谢你平时的照顾!

“真是的!你们到底知不知道三八节是干嘛的!阿银可不是妈妈啊!臭小鬼们!”


Ps:西洋樱花的花语是:善良的教育
     栀子花的花语是:一生的守候和我们的爱